香港高等教育发展评述及对北京的启示

发布时间: 2005-07-11 来源: 必威 发布者:liuyin

提要:香港高等教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规模迅速扩大。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其重点已由数量转移到效率及质量,办学层次上移,各类型高等学校分工明确,学科专业设置基本上受市场调节。香港高等教育发展的经验对北京高等教育的发展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香港高等教育发展至今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精英教育阶段(1911-1987),从1911年只有香港大学一所高校发展到多所,到1987年全香港全日制在校生为32635,1822岁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仅3%。第二阶段是普及教育阶段(19881997),香港政府拨款的高等院校增加到6,1997年在校生达86202,1987年翻了一番多,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猛增至18%,1987年的6倍。第三阶段是高质量发展阶段(1997~至今),各类高校在校生总体规模及适龄青年入学率比例比1997年略有增长,大体稳定在约9万名左右。研究生教育比例和质量不断提高,2002年研究生人数为1.56万人。目前,香港共有30多所高等学校,8所由政府通过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香港受高等教育(专科及以上)的人口总数为1360490,占人口总数20.2%,仅次于美国、加拿大、日本。

一、香港高等教育概述

香港高等教育机构大致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由政府通过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拨款资助,主要任务是让年青学生获取基本学历。这类院校包括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岭南学院、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和香港教育学院。第二类院校隶属职业训练局,有七所工业学院,开设技工及技术员课程。所辖的科技学院,也开办为期三年的全日制高级文凭课程及兼读制高级证书课程。第三类香港演艺学院由政府直接资助。演艺学院设有舞蹈、戏剧、音乐等艺术类学位、文凭及证书课程。第四类不受政府资助的院校。如树仁学院和香港公开进修学院。树仁学院是唯一根据专上学院条例正式注册的(香港称高等教育为专上教育)。香港公开进修学院以开办远程教育为主。第五类非政府机构和其他行业公会等提供的继续教育。

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的院校2002--2003学年学生总数(相当于全日制)为68825人,其中副学位课程人数为11046人,学士学位课程人数为47201人,研究院修课课程人数为6371人,研究院研究课程为4207人。

表一:香港政府资助的部分大学占地面积、在校生和教职工情况

 

香港大学

香港中文大学

香港科技大学

香港理工大学

香港城市大学

占地面积(亩)

750

2745

900

1455

6495

在校生(人)

12060

11793

6754

12917

13004

第一年学士学位课程人数

2746

2899

1863

2430

2250

教职工(人)

其中:教学人员

研究人员

5400

4000

 

4400

2000

1000

1000

500

 

700

 

500

 

 

 

注:在校生人数和第一年学士学位课程人数为2002/2003学年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课程相当于全日制的学生人数。(数据来源:http://www.ugc.edu.hk/chines/statistics 香港高等教育的综合统计数字,浙江大学2001年教育工作研讨会资料(1),《调研报告汇编》)

二、香港高等教育发展的特点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香港政府根据社会经济发展对高层次人才的需要,对高等教育突然发力,于19907月通过了一个突进式的高教发展计划,计划到1994―1995年度,使香港适龄青年修读学士学位的比率从原计划的12.9%提高到18%,这实际上意味着大学学额在19901995年间将增加一倍,大学教师增加3000多人,80%的预科毕业生可进入大学学习,相当于25%的适龄青年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此计划的实施,使得香港高等教育得到了大发展。

(一)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香港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到2000年之后趋于稳定。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香港的高等教育完全是精英教育。当时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平均不过3%。香港专业人才匮乏,不能满足香港经济的发展和教育民主化的需求。因此,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香港政府一方面通过新增设大学,另一方面大力扩展高等教育学额,使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上升到5%,到1995年力图使这一比例达到18%。香港科技大学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得以成立。

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香港只有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两所大学。1991年,香港科技大学开始招生。1994年初,香港政府决定从1995年起把香港理工学院、香港城市理工学院、浸会学院升格为大学,迄今为止香港已有7所大学。

1993年到2002年,由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的院校学生数(相当于全日制)分别为:54574579356201469022697237004069948687966854668825。(数据来源:http://www.ugc.edu.hk/chines/statistics 香港高等教育的综合统计数字)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香港高等教育的重点由数量转移到效率和质量。

(二)香港高等教育办学层次上移,在学研究生规模不断扩大

香港高等教育在学研究生人数逐年增加,尤其是2000-2003年的三年间,学士学位学生数基本稳定,而研究生人数仍在稳步增加。

1993年到2003年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院校研究生人数(相当于全日制)分别为:6210678378778517891096691008399391019710578。年平均增长率为625%。(数据来源:http://www.ugc.edu.hk/chines/statistics 香港高等教育的综合统计数字)

1993年到2003年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院校学校副学士、学士、研究生的比例分别为:1:3.7:0.61:4.5:0.71:4.7:0.81:3.2:0.61:3.1:0.61:3.1:0.71:3.2:0.71:3.3:0.81:3.8:0.81:4.2:1

可见香港高等教育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重视研究生层次的教育,研究生层次所占比例逐步提高。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院校的层次比例是中间大两头小,说明香港高等教育中学士学位以上高层次人才培养主要以政府培养为主,而专科层次以下人才主要由社会力量办学为主。

(三)香港高等教育体系中各类型高等学校分工明确

香港高等教育发展战略在制定和实施过程中,注重各类型、层次高等教育之间的分工和协调,建立起了全日制与其他形式教育之间协调发展的高等教育体系。避免了分工不明确,专业设置重复,盲目追求学校升格等问题。如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向其资助的大学明确了所担当的不同角色,希翼为学校定位后,各校泾渭分明而相辅相成,能够符合社会的利益,并使政府的资助得以善用。按大学教育资助委员的定位,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将集中开办学士级高等学位课程,重点放在学术及研究工作上;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则提供一系列文凭及深造课程,特别侧重专业及职业方面;香港浸会大学和岭南大学旨在提供广泛的通识教育而非专门的专业训练,并积极发展为主要开办学位课程的认可学位颁发机构。

(四)香港高等教育学科专业设置基本上受市场调节

香港高等教育对市场经济体制的适应已进入到十分紧密的依存关系阶段。为适应地区经济发展,香港高校专业设置针对性强,其专业结构及时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体现了高校办学面向社会、服务于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特点。据了解, 香港高等院校的课程设置与教学内容每三年基本上有一次较大的更新,每年的局部调整也比较频繁。尤其是在与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相对应的学科专业,其专业设置及其内容更新均较成功,其运行是较成熟的市场调节。

从学生选读专业来看,与市场需求密切相关。本科生中,选读比较容易就业的工商管理和工科类较多。2001-2002学年,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的院校中,工商管理和工科类的全日制在校生占总数的比例分别为:25%24%,两者共占了49%。(数据来源:http://www.ugc.edu.hk/chines/statistics 香港高等教育的综合统计数字)

三、香港高等教育发展对北京的启示

香港高等教育90年代以来的进步,已经奠定了在中国乃至亚洲作为一个新崛起的高等教育中心的地位。其成功的经验值得借鉴。

(一)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同时期确立相应的发展战略

香港高等教育成功的最大经验就在于政府能够根据不同的社会经济发展时期确立相应的发展战略, 而且在战略的实施过程中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配套政策和措施,并在对过去的不断扬弃与修正中找到一条适合本地区发展的道路。

北京是全国高等教育最发达的地区。2003年底,北京成为了全国第一个迈入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地区。按照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北京地区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水平和程度保守估计至少要提前全国平均水平20年以上。因此,从区域高等教育宏观发展战略上看,北京不能也不应该按照全国的一般发展思路亦步亦趋地跟随。[1]迈入普及化后的首都高等教育如何发展,政府应该制定一个类似教育部新一轮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的发展战略,明确首都高等教育发展思路,至上而下地贯彻实行。

(二)建立定位准确、分工明确、各类型高等学校协调发展的高等教育体系

前面已经提到,香港高等教育体系中各类型高等学校分工明确。避免了专业设置重复,盲目追求学校升格等问题。

目前北京地区有公办普通高等学校70多所,成人院校30多所,民办高等教育机构80多个。70多所公办普通高等学校中,有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综合性大学,有以建设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多科性大学为目标的高校,还有以教学为主的学校,还有高等职业学院。如此复杂庞大的高等教育系统如何能够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地有序运行,是大家应该借鉴香港高等教育发展的经验,深入研究的问题。

(三)正确处理政府主导与市场运行的关系

香港政府对高等教育的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制定发展战略和一系列配套措施上,对高校的管理并不是运用行政权利去管理,而是通过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对院校实行财政资助来间接影响。而香港高等教育的专业和课程设置、求学者选择学校、办学经营方式、教学方式、教育管理等都是市场化运作。香港政府很好地处理了政府主导与市场化运行的关系。

迈入普及化的首都高等教育,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政府应该发挥主导作用,研究制定相应的解决问题的政策及配套措施,同时进一步下放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使学校真正面向市场依法办学,使首都高等教育迈上新台阶。



[1] 吴岩,迈入普及化的首都高等教育的主要特点和问题。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