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浙、深高教园区(大学城)建设:经验与启示

发布时间: 2005-07-11 来源: 必威 发布者:liuyin

 

  摘要:高教园区(大学城)发展模式虽然各异,但在功能定位清晰、促进区域性聚集以及投资多元化等方面存在共性。目前高教园区在独立与共享、资金投入与运作的持续性、与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互动作用、配套设施建设等方面还存在问题,但通过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进行合理规划、加深全局性认识以及体制与机制的创新等措施,园区发展将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迅猛发展,高等教育大众化步伐的加快,有限的高等教育容量与持续扩张的高校招生规模之间矛盾越来越突出。要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目标,除了对高校内部现有的潜力进行深入挖掘之外,必须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整体投入,拓展新的办学思路,开辟新的教育资源,以保证高等教育的持续、稳定发展。在这一大的背景之下,以集中规划、集中建设、集中管理为主要模式的高教园区(大学城)开始兴建和发展起来。

  我国高教园区(大学城)建设的基本模式是,政府有计划地在城市周边地区划出大面积的土地集中用于校园建设,把若干所高等学校聚集在一起,构建一个以高等学校为纽带,辐射周边地区,集教育、产业和生活服务功能为一体的城市特定区域。高教园区(大学城)的兴建,不仅改变了当地高等教育原有的布局结构,同时极大地扩充了高等教育的总容量,对于城市产业结构的分布与调整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辐射力。

一、沪、浙、深等地高教园区(大学城)建设概述

(一)“2+2+X”的上海模式

上海市以“科教兴市”作为城市发展的总战略,以充分发挥高等教育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地位和先导性、全局性作用为引导思想,将城市的整体发展与高校布局结构调整紧密结合起来,并将高教园区建设作为上海城市化发展的基础。上海新一轮高校布局结构调整以“2+2+X”的模式启动,这一模式体现了上海高校积极融入区域经济建设、与城市支柱产业发展相衔接、科技与教育发展紧密结合的新特色。

“2+2+X”布局的具体含义是:

第一个“2”:形成南北两个分别以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为核心的高校集聚地,即杨浦大学城和闵行紫竹科学园区;

第二个“2”:形成东西两个采取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建设相结合的大学园区,即松江大学城和南汇科教园区;

“X”:建设若干个与产业联系密切的特色高校,形成高校建设与当地产业发展的连动。如在浦东金桥出口加工区建设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新校区,在安亭国际汽车城配套建设同济汽车学院等。

从“2+2+X”模式的总体思路来看,上海市充分利用当地高等教育资源优势,以高等教育与地区产业经济协调发展为前提,以资源共享、校区集聚和提高科研创新能力为重点,促进综合性大学向园区集中、专门性高校与产业融合。这一思路使有特色的高校在建新校区时纷纷投身产业开发区,将有利于加强产学研一体化的办学优势。例如,上海中医药大学入驻张江高科技园区,园区生物医药、信息技术居国内同一领域前沿,学校将与园区内的企业、研发机构开展合作,探索中医药与现代高科技的融合,发展交叉学科、边缘学科,促进中医药发展的突破和创新。此外,配合上海建设航运中心的目标,上海海运学院将迁建海港新城。

可见,上海市高等教育布局结构调整以资源集聚和共享为主线,不断优化和完善全市高新技术园区和大学园区的布局和规模,经过新一轮的调整,上海市将形成由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向周边地区辐射、拓展的新格局,并将形成一个覆盖市区、纵横交错的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产业发展紧密结合的现代城市发展网络,并将基本形成科技与教育相互融合、资源配置比较合理、结构较为完善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布局体系。

(二)“一体五翼”的浙江模式

1999年,浙江省委、省政府陆续在杭州市的下沙、滨江、小和山、紫金港(浙江大学的独立新校区)和宁波、温州两地高标准兴建6大高教园区。

浙江省在规划高教园区布局时,始终注重高教园区与城市区域发展的有机结合,力争把杭州建成高校相对密集、高校与社会互相融合、资源共享、高等教育大众化、教育产业高度发达的学习型城市。浙江省委、省政府对杭州市的4大高教园区功能定位十分清晰:一、重点扶持浙江大学紫金港新校区建设,打造高等教育的“龙头”;二、地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下沙高教园区以理工院校为主,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提供人才和科技支撑,并将有助于推动产学研合作;三、小和山高教园区以文科和文理兼容的院校为主,将建成与旅游风景区相匹配的开放型、园林式的高教园区;四、滨江高教园区以高职院校为主。分别座落在杭州市东、南、西、北的4个高教园区将成为4个新型的城市文教区,而在宁波、温州两市建设的两个高教园区也各自汇集了本地区高校,将成为浙江省高等教育的副中心城市并向周边地区辐射。

浙江省高等教育的布局结构已经呈现出以重点建设浙江大学为龙头,大力发展5大高教园区的“一体五翼”新格局,并形成了以城市为中心,由“核心──边缘”的均衡化发展态势。

(三)深圳大学城

深圳大学城的建设与众不同,它定位于发展全日制研究生教育,主要是为了在短期内解决高层次人才培养、高水平科研成果转化以及建立高科技人才流动平台,为深圳高新技术产业留住人才。目前已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南开大学等4所高校在此举办研究生院,计划到2005年各校在校生达到3000人。深圳大学城发展的另一目标是以此作为平台,把国外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引进深圳。目前,南开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已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此外,通过大学城建设,还可以引进高层次人才、学术梯队和先进学科。

深圳大学城建设的主要特点:一是以政府投入为主,并为入城高校提供多方面的政策支撑;二是起点较高,定位于发展研究生教育;三是政府主导大学城的发展方向,以保证大学城的发展符合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二、高教园区(大学城)建设中的共性特征

从总的情况来看,目前国内的高教园区(大学城)在建设中有着许多共性的特征:

一是大力打造区域高等教育的“龙头”,充分发挥他们在当地高等教育发展中的领先优势和集聚效应,以此加快这类省部共建高校为本地区经济、学问、社会发展服务的步伐,充分体现“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办学新理念;

二是以兴建高教园区为突破口,大力拓展高等教育的发展空间,并以此促进高等学校的区域性聚集;

三是各高教园区功能定位明确,充分依靠所在地的资源优势,并与本地区支柱产业紧密衔接;

四是高教园区的规划设计基本覆盖城市周边地区,形成具有相当规模的高教园区带。

五是形成了政府、学校、企业和社会团体共同参与的多元化投资格局。来自政府的投入主要体现在土地使用上。政府以行政划拨方式提供土地,以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提供土地优惠政策,同时还给予部分的资金投入,并在园区建设中积极发挥主导作用,全面负责园区的筹划、立项、规划、建设和协调。学校的建设资金主要是通过利用级差地租进行土地置换、银行贷款和自筹经费等多种渠道解决的。来自企业和社会团体的资金投入,一种方式是直接投资用于教学基础设施建设;另一种方式是由企业在同一园区集中投资兴建学生公寓、食堂、运动场等公共设施,在日后管理过程中逐年收回成本。

三、高教园区(大学城)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独立与共享的矛盾

“各校相对独立、教学资源共享”是构建高教园区(大学城)的基本理念之一。从目前情况来看,独立与共享的关系并没有得到较好的协调和落实,这既与大学城管理委员会的职能是否得到充分发挥有关,也牵涉到各校在教学改革、课程建设与管理、师资力量等方面能否满足不同需要等问题,同时,不同学校之间在学科专业、办学层次、类别等方面的差异也是不容忽视的。促进教学资源独立与共享目标的实现是大学城未来发展规划中的重要问题之一,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创新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

(二)资金投入与运作的持续性难以保障

总的来看,来自于政府的直接投入并不多,高校自筹资金是大学城建设资金的主要来源,而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高校的土地置换或银行贷款。在具体运作过程中,由于受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大学城建设所需资金不能即时到位、延误工期的事情屡有发生,学校经常陷入与各投资主体利益相关的无休止的纠葛之中而影响到工程的建设速度。与此同时,高额的银行贷款和利息使一些高校负债过重,如果完全依靠学费等收入付息还贷将会影响学校的后续发展。而来自社会的投资往往以经济利益为主要目标,这为大学城日后的管理也带来许多新的问题。

(三)忽视大学城与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互动作用

一些大学城的建设主要以满足高等教育大众化发展需求为初衷,因此对于如何形成产学研一体化、如何为周边地区提供科技学问服务、如何创建学习化社区等问题没有通盘考虑,缺乏对大学城定位、入驻高校构成、城区资源共享等问题的充分论证和全局性规划。大学城如果成为一座学问孤岛,不能实现与地区经济、学问、高新技术产业的互动,大学城的建设就失去了最本质的意义。因而,在大学城规划建设过程中,需要加强与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紧密联系,加快大学城与城市发展一体化的步伐,努力将其建设成为现代化城市社区。

(四)配套建设亟待完善

虽然一些大学城已经投入使用,但相应配套设施还很不完备,给教师、学生的工作、学习和日常生活带来许多不便。如,图书馆、实验室、运动场馆、商店等基本教学、生活设施的建设迟迟不到位等等,教职工上下班以及节假日学生出行的交通问题也需尽快改善。

四、借鉴与启示

(一)充分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

大学城在我国是一个新鲜事物,它所存在的问题将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逐步显露出来,这就需要政府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对大学城的建设和管理予以支撑、规范和监督,促进各校依法办学,鼓励大学城的运作、管理在体制和机制上有所创新,同时担负起协调大学之间以及大学与外部的各种利益关系的职责。在大学城建设阶段以及日后的管理工作中,如何及时调整大学城管理委员会的职能使其充分发挥作用是需要进一步深入探讨的问题。

(二)大学城建设需进行合理规划

从宏观层面上讲,大学城建设需纳入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之中。从满足现代城市社会活动和城市居民生活的多方面需要出发,大学城规划要立足长远,适当超前,注重平衡,这是大学城建设的基础和依据。因而大学城建设必须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经过慎重研究、科学论证才能确定。

如果说宏观层面上解决大学城建设选址和建设规模、数量的问题,那么,从微观层面上看,必须先行考虑大学城的功能定位问题。要考虑的是建什么类型的大学城,它需要具有哪些特色,这些特色与当地经济、学问发展状况是否衔接,最终决定哪些大学可以入驻。功能定位是大学城建设的重要前提。

(三)加深对大学城发展的全局性认识

高等教育作为一项产业,着重体现其巨大的科技影响力以及对相关产业的辐射力,具有强劲的规模效应、辐射效应、关联效应和产业提升效应的大学城是目前我国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的需要,也是现代化城市发展的重要标志之一,大学城的建设和发展将有助于推进城市现代化目标的实现。大学城作为以社会进步为目的的一个集约人口、经济、信息、科学学问的空间地域系统,将会有力地促进城市化进程。如何充分发挥大学城高校聚集的强大优势,使大学城真正成为常识经济发展的人才库、常识库、思想库和产业孵化器,需要引起政府、学校、社会的广泛关注。

(四)体制与机制的创新将赋予大学城旺盛的生命力

大学城是以政府、高校和各类民间投资机构为主体对现有和未来教育资源进行市场化开发、重组和整合而构建的新型城市区域,其基本的共性特征是社会化投资、市场化运作和产业化经营。这一方面是对传统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崭新突破,但同时也带来了官方、校方、投资方、经营方等各主体之间的利益冲突不断,客观上增加了大学城管理和运作上的复杂性和困难度。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一是需要制定相应法规与政策,明确产权关系和责任、权利、义务;二是建立政府宏观管理机制,并逐渐转向上层、协调和间接管理,不断加强和完善由各方参与的大学城管理委员会的职能;三是坚持高等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建立起“学校为主、多方合作”的新型运行机制。在大学城未来的建设和发展中,还需在办学体制多元化、投资体制市场化、管理模式多样化、后勤服务社会化等方面继续做出不断地探索和努力。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