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女性主义人类学及其对教育研究的启示

发布时间: 2005-07-11 来源: 必威 发布者:liuyin

  摘要:社会性别一直是西方传统人类学的一个重要领域,伴随着女性主义的发展,女性主义人类学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发展成为人类学的一门分支学科,并且形成了其丰富的研究领域;我国的女性主义人类学研究刚刚起步,处于萌芽阶段,但是其独特的研究领域和方法将对教育研究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女性主义 女性主义人类学  民族志

一、女性主义人类学溯源

20世纪70年代初,伴随着西方女性主义(feminism)和女性学(women’s study)的发展,诞生了一门新兴学科?D?D女性主义人类学(feminism anthropology),它是一门运用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女性问题的新兴学科。

(一)起源:女性学的彷徨与人类学的探索

一方面,女性主义人类学的兴起源于女性主义发展。女性主义即女权主义运动,进入20世纪中期以后,涌现了大批妇女理论家,并诞生了女性学这门崭新的学科,开始了女性主义的理论研究。女性学以女性为研究对象和研究主体,对女性本身进行多学科的研究,从女性意识出发对既有知识的重新阐释,它质疑了人文学科的男性偏向,给人文学科提供了女性与男性两重视角。但是女性学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种种困惑:由于其多学科的视角,使其具有分散的特性,不能综合的抽象地界定完整的女性,也无法从抽象意义上说明女性作为人的本质存在。为摆脱这种困境,女性学找到了哲学人类学,于是产生了一门新的学科??女性主义人类学。与女性学不同的是女性主义人类学的研究对象不仅仅是女性,还包括男性在内社会性别的研究。

而另一方面,社会性别一直是人类学的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传统的人类学对社会性别的研究,散见于对亲属关系、婚姻、礼仪和图腾学的研究以及各民族的民族志之中。20世纪30年代,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在她的一系列著述中如《三个原始部落人的性别与气质》表达了学问如何塑造性格特征的观点,露斯•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也在《学问模式》一书中分析了学问对人的性别人格形成的作用,开创了人类学对女性研究的先河。但是这一段时期人类学关于妇女的研究中,女性仅仅是作为非主流的学问群体,处于被观察的地位,是研究者用以说明其它问题的构件和材料。女性主义人类学还没有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二)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形成与发展时期

20世纪6070年代,在女性主义和女性学研究的影响下,女性主义人类学逐渐形成人类学的分支学科。

60年代,女性主义理论注重通过揭示男女生物学上的差异来批判男性的偏见,70年代中期,女性主义人类学家明确地反对把妇女相对男性的角色,身份或地位看成是由生物因素决定的观点。《女性、学问与社会》(1974年)、《迈向妇女人类学》(1975年)、《女人与男人:人类学家的观点》(1975)这些早期女性主义人类学著作中提供了大量的具体的研究案例,揭示出,要理解妇女的生活一定要理解不同学问的多变性,以及与学问多变性相关的社会学问的因素。但是这一时期的研究,并没有深刻地揭示出男女社会性别差异的学问条件,只是注重对妇女和女性的研究,没有把女性的研究放到更深的社会学问权力关系的内涵中研究。

20世纪80年代初期到中期,女性主义人类学开始向纵深方向发展。在这一时期,女性主义渗透到考古学、体制人类学以及语言学等领域中。女性人类学家开始普遍接受“社会性别”是“由学问建构成”的观点,它反应在有关母亲角色,亲属制度和婚姻等的研究中,代表作有《自然,学问与社会性别》(1980)、《性的含义》(1981)等。这一时期女性主义人类学也注重运用多学问比较的方法,去分析妇女的社会地位,角色和权力等与男性的差别。

(三)20世纪80年代以来: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冲击

后现代主义解构现有的学问、习俗道德以及一切“人之常情”的东西,这对人类学和女性主义理论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首先,人类学家开始反思自己的田野研究和写作方式,受其影响女性主义人类学家也对女性主义民族志进行反思。其次,后现代主义理论的冲击,使得女性主义理论分化为唯本论和构成论代两大阵营,前者继承、修正传统女性主义理论,以解构主义为方法论,重新讨论了女性解放的可能性,构成论认为男女平等观念是男权思维逻辑的延续,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女性受压迫的问题。这场论战为女性主义人类学提供方法论上的启示。

二、女性主义人类学的主要研究领域

(一)社会性别

1、  学问决定论

生物决定论以性别劳动分工普遍存在为依据,认为男女行为的差异是天生的,生物因素决定性别行为。女性主义人类学批判了生物决定论的观点,认为是社会学问形成了男女性别角色的差异。社会根据不同性别待以不同方式,并期有不同行为的结果,从而形成了性别的差异,它随着社会的演化、民族志的不同呈现变化,形成不同的性别意识形态。学问决定论构成了人类学女性研究最基本的理论。

2、  亲属制度与婚姻家庭

亲属制度是女性人类学的传统课题。女性主义人类学在这一领域的贡献是将性别视角引入亲属制度研究,关注亲属制度是如何通过性别被结构和被体验的。首先,女性主义人类学家重新审视和批评了以往带有男性偏见的亲属制度,认为亲属制度实际上并不存在,而是人类学家的虚构,因为婚姻或生育而导致的亲属关系只是为了利用亲属称谓来作为接受或排除一部分人的条件或标准,而这些条件或标准并非在任何学问和社会都是一样的。其次,认为一些经典的亲属制度研究中有关性别的假设未经检验,甚至忽视了性别差异。再次,女性主义人类学者特别关注,亲属制度作为一种社会学问机制,是如何规定妇女的角色,及如何使得妇女系统性地处于从属地位的。最后,在性别和实践的视角下审视通过女性形成的亲属关系,扩展了对亲属制度的理解。

3、  女性社会地位研究

早期的人类学家像Lewis Morgan等人都相信,女性在曾经一度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但是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模式才发生了逆转。近期人类学家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主要放在了男女两性的社会地位如何与生物差别、劳动力分工、亲属制度、政治系统以及价值信仰相关联的。

女性作为一个社会群体,不仅具有性别定位,还应该具有多重的社会位置,但是不平等使其难以获得多种社会地位。阶级、学问教育、职业婚姻、角色年龄、族群国家等都对女性的社会地位产生影响,但是影响不是绝对的,怀特曾经做过93个国家的跨学问比较,发现没有一套通用的标准可以衡定女性的地位。一般讨论女性地位主要在经济和意识形态方面。另外,学者们研究发现,女性整体自我意识的更新,对妇女的地位至关重要。

经济因素对女性的社会地位影响比较大,在跨学问研究中,人类学家发现,在男女享有共同的经济地位,或者女性占据经济主导地位的社会中,女性一般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而且,女性的社会地位与婚姻制度、亲属制度的关系也是相辅相成的。两性共同占有经济地位的社会中,往往是双边的亲属关系,即女方的亲属关系也拥有比较大的影响力,男女两性共同承担生产、分配以及抚养子女的责任,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性别分层。

4、语言行为与社会性别

女性主义人类学在语言与社会性别方面的研究体现下以下三个方面:第一,语言行为(包括说话和沉默)、社会性别,以及运用权力之间的关系;第二,在日常语言行为中,语言与社会交往的关系,即什么人说什么话,而且在什么情况下说某种特定的话;第三,语言怎样反映了社会性别,特别是女性的意识,女性语言行为在社会政治中的作用是什么。将作为社会关系的“性别”观念引入有关“权力”与语言行为的关系的概念之中。

5、社会性别与劳动力分工

关于劳动力分工,女性主义人类学家首先对“妇女是生育的工具”的谬论进行了批判,同时质疑了马克思关于生产与再生产的论断。对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提出,男女分工是自然发生的,男性主要从事与生产有关的任务,而女性主要从事与家庭有关的劳动,女性主义人类学家认为这一观点太绝对化了,女性在人口再生产过程中的作用不仅是生育,而且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承担生育的角色。人的再生产不仅是女性自己的问题,而且关系到整个社会的人口素质,突破了传统女性研究与两性关系的局限。

20世纪70年代广为应用的两性不平等分析模式提出了:自然/学问,家内/公共二元说,认为女性多与自然过程相联系,男性从事的生产、技术与理念发明,高于自然学问创造,因而其价值和地位被认为优越于女性。这种观点在80年代初受到跨学问论点的质疑。麦克玛和斯特拉杉在《自然、学问与社会性别》一书中指出,两性角色的自然/学问观是西方式的,在许多非西方社会二者没有截然的优劣之分或一致联系。

(二)对人类起源与进化的研究

女性主义人类学对传统体质人类学的质疑。首先,对人的观念提出质疑,指出有史以来的人(man)与人类(human)均可以用男人(man)一词来等同使用,人类起源被陈述为男人的起源。其次,用男人代表人类进化过程,因而女性的作用、权威被淹没,导致男性成为社会的主导者,女性处于被动接受的地位。再次,女性主义人类学向社会生物学挑战,强调雌性动物的积极地位,认为雌性类人猿在社会互动中起着不比雄性少的作用。最后,考古学关于史前妇女的研究影响了女性主义人类学的研究,开始关注史前人类性别的学问关系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各种历史形态下性别角色关系是如何被定义、协调和操作的。

(三)女性主义民族志研究??方法论的发展

自从20世纪60年代起,女性人类学者就开始关注民族志的调查过程,注意民族志的写编辑与被观察对象的关系,但这一时期的研究多只注重对男性人类学者的作品的分析、质疑和评判。

80年代中期以来,人类学受到后现代的影响,开始对田野研究的过程进行反思,对民族志的写作进行反思。争论的焦点就是主体性的问题。杰母斯?克利佛德在《书写学问:民族志的诗意与政治》一书中认为,人类学家在书写学问时应放弃简单的客观的观念,应该了解民族志的不完整性、不全部性,只有这样,作为编辑的人类学家才有可能把自己写在其中。他把女性主义人类学排除在外,因为他认为女性主义者总是计较是否把女性的经历放在作品中,这样就导致女性主义的作品只注重形式而不是内容。这样的作法受到许多女性主义人类学家的批评,她们认为,反思性民族志只有与女性主义结合才有可能更敏锐地意识到人类学在定义、研究和再表现其它学问中所存在的不平等。反思性民族志应该以女性主义为鉴,反思自身中存在的男性偏见,把自我放入民族志中加以暴露。

受这场争论的影响,女性主义人类学家不断修正女性主义民族志的方法,但是就能否建立一种女性主义民族志的问题,依旧存在争论。女性人类学者主张用生活史、口述史和自传体的写法来做女性主义民族志。但是鉴于这些写法自身存在的怀旧性、局限性和不具有代表性的特点,女性主义民族志写作的探讨仍然再继续。

三、女性主义人类学对教育研究的启示

(一)“学问决定论”的观点不仅仅支撑了女性的可教育性,而且将教育机会不均等的关注转移到社会学问机制上。

女性主义人类学的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提出了“学问决定论”,而驳斥了“生物决定论”的观点。以生物学为基础的心理学分析认为,两性在生理上存在显著的差异。正是这种生物因素的差别导致了男女两性行为模式的不同,并进而影响到社会分工的不同。生物决定论的观点也影响到人们对女性教育问题的认知,男女两性的生物差别就成为女性不受教育或者接受完全不同内容的教育的有力依据,并进而使得原有的社会性别模式得到强化。女性主义人类学根据对原始部落和不同的学问背景的考察,提出了“学问决定论”的观点,认识到“一定时期一个社会对不同性别的要求不同,这说明性别差异是社会制度特征与学问特定方式的功能结果”,而且通过大量的研究,学者们普遍接受了性别差异是由于社会学问决定的。这就在一定程度支撑了女性的可教育性,女性不仅仅拥有与男性同等的教育权力,而且随着女性人类学的发展,人们逐渐意识到女性教育对于社会发展和人类发展的重要性。

同时,学问决定论的观点,可以帮助大家说明教育机会的性别差异的成因。我国对教育机会性别差异研究成果比较丰富,认为我国当前教育机会存在比较明显的性别差异,但是对于性别差异形成的原因还探讨不够。女性人类学至少启示大家,可以到社会学问机制之中寻求答案,是社会学问给予人们的性别刻板印象造成了女性在教育机会和升迁机会之中的不均等。不同的社会背景下,对男女两性的要求和角色定位是不同的,这种社会期许会影响到他们的教育机会,影响到家长对子女的教育希望、专业和学校的选择以及职业的选择,从而导致社会分工的不同。因此,在教育过程中,大家应该注意克服刻板的性别角色定位对学生的影响,同时,应该建立一定的社会保机制保障男女两性的教育机会均等。

(二)女性主义人类学将“社会性别”的视角引入到教育研究。

以往人类学研究中也关注了妇女的问题,但是大多数是通过男性研究者的视角进行观察,而忽视了女性的声音和女性的生活体验。而女性主义人类学不仅仅将女性的声音添加到各个领域的研究中,而且将“社会性别”的视角引入个领域。这对教育研究的启示比较大。

首先,大家应该审视教育史是不是忽视了女性的声音。在我国,古代教育思想比较丰富,可谓源远流长,但是大家却很少看到在子女教育中起到很大作用的女性的记载,因为在一个男权至上是社会里,史学家根本没有意识到女性学问和女性劳动的重要性,忽视了这一部分史实,也是人类历史的损失。

其次,女性主义人类学启示大家应该关注教材、课程授受中对社会性别的忽视,甚至是强化。过去的教育研究中,对于女性的教育权力、入学机会给予了较多的关注,但是教育微观过程中的社会性别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国内外的相关研究也证明,在教材和课程的授受过程中,存在刻板的性别印象,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强化对性别角色的定位和加大性别差异。

(三)女性主义人类学方法论对教育研究方法的影响。

虽然对是否存在鲜明特色的女性主义人类学方法论,学术界一直很有争议,但是女性主义人类学所涉足的研究方法对大家的教育研究存在很重要的启示意义。女性主义学研究是一个全方位的研究实践,强调了主观性与个人经验的价值,它既寻求在传统学科中工作的途径,又旨在突破这些传统的常识革命,这样一种研究的特性决定了其研究方法的多样性。所以,女性主义人类学对在反思性民族志的影响下,创建了女性主义人类学民族志,以及口述史、生活史、自传体等书写民族志的形式,并且涉足了半结构访谈、个案研究等研究方法,这对于教育研究有一定的启示意义。现在,人种志、半结构访谈、个案研究等定性研究方法已经开始应用于学校和课堂内部的微观研究,涉足到师生互动、班级教学等研究中,但是这些研究中依旧存在忽视社会性别的现象,女性主义人种志、口述史、个案研究的方法还有待于探讨和应用。

 



编辑:王新凤(1978-),女,山东临朐人,必威高教所,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教育社会学



参考文献:

[①]禹燕著:《女性人类学》,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年,第一版

[②]潘杰:《女性人类学概说》,《民族研究》,1999(4

[③]庄孔韶主编:《人类学通论》,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

 

Restricted View feminism anthropology and its inspiration for education research

Abstract: Social sex has always being the important research field of traditional anthropology in western countries. Gon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feminism, feminism anthropology had become the branch subject of anthropology in 1960s, at the same time; its abundant field of study has come into being. Feminism anthropology still is a new thing, but its particular research field and method will bring important inspiration for education research.

Key word: Feminism; Feminism Anthropology; Ethnography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